• 手机号码:13761477738
  • 联 系 QQ:523439468
  • 电子邮箱:13761477738@139.com
  • 执业证号:13101201210419994
  • 所在地区:上海 - 长宁区 -
  • 执业机构:上海申蕴和律师事务所
  • 邮政编码:200120
  • 联系地址:上海市武宁路19号
您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真实案例>>正文

婚前房屋出售后离婚时如何处理?

来源:上海汤容滨律师工作室 | 作者:汤容滨 | 时间:2017/2/28


婚前房屋出售后的房款毫无疑问应当归出售方所有,属于出售方的婚前个人财产。但在实践中,房产分割案件类型比较复杂,有些特殊情况需要掌握不同的法律原则和技巧进行处理。

一种情况是婚前房屋有贷款没有还清,此类房屋出售后的房款虽然也归房屋登记方所有,但根据《婚姻法司法解释三》第十条的规定:房屋中“双方婚后共同还贷支付的款项及其相对应财产增值部分”应当按照夫妻共同财产进行分割。离婚时由产权登记一方对另一方进行补偿。

另一种情况是婚前房屋出售后婚内再购房,如果再购买的房屋产权登记在夫妻双方名下,即使购房款为夫妻一方个人财产,离婚时该房屋也应当作为夫妻共同财产处理。但如果登记在出售方一人名下,一般而言,该房屋属于婚前财产的转化,仍然属于出售方的婚前个人财产。当然,如果再购房屋有贷款的话,婚后共同还贷支付的款项及其相对应财产增值部分仍然应当按照夫妻共同财产进行分割。

由于婚姻案件房产分割类型的多样性和复杂性,上述分析仅是处理此类案件的原则,每个具体案件还是要结合实际情况进行综合判断。

 

附:原告A某甲与被告B某离婚纠纷案

 

案情简介:

原、被告于2003年经人介绍相识恋爱,20051220日生育一女C某,2006214日补办结婚登记手续。婚初,夫妻感情尚可,近年来为家庭生活琐事及经济问题常发生争吵,致夫妻关系不睦,20156月,原告提起离婚诉讼,未获法院支持。嗣后,夫妻关系仍未改善,故再次起诉。请求判令:1、原、被告离婚;2、婚生女儿C某由原告抚养,被告承担抚养费。庭审中,原告增加诉讼请求:1、夫妻共同债务人民币2,414,000(以下币种同),由原、被告各半承担;2、依法分割夫妻共同财产。

另查明,1、原告同意被告每月支付女儿抚养费800元;2、上海某公司成立于2009615日,股东为原告和案外人A某乙,现处于停业状态,未清算;3200751日,原告与案外人钱某某签订房地产居间合同,将婚前购买的上海市某幢某号某室房屋(以下简称住宅房)450,000元的价款出售;4、以原告名义分别于20071115日、200815日共支付495,006元购买了商铺一间,房屋产权登记于20131212日,权利人为原告;5、沪CHXXXX小型轿车现由被告使用,原告认可该车现值以60,000元计算,同意商铺现值以600,000元计算;6、原告于201579日向被告父亲出具借据,载明借到100,000元,承诺当年年底归还,现未归还;7、被告同意对上海某公司中的股东权益另案处理;8、婚后,原告A某甲对案外人D某、E某享有到期债权,已经生效法律文书确定,因债务人未按判决履行付款义务,原告遂申请强制执行,要求被执行人支付加上利息等共462,255元;9、原、被告在购买商铺前的收入均约为2,000-3,000/月。审理中,被告认为商铺购房款由借其父亲100,000元中的50,000元、被告积蓄100,000元和原告积蓄构成,属夫妻共同财产。原告认为商铺购房款,由原登记在原告父母名下的住宅房的出售款450,000元以及其父母出资构成,属父母婚后赠与原告的个人财产。再查明,原告增加的诉请1中所涉债务(除被告父亲的100,000元外),原告提供了其于201379日、2013729日出具给出借人为F某,分别为200,000元和300,000元的借条、于2013814日、20131230日、201413日、20141021日、2015226日出具给出借人G某,分别为20,000元、500,000元、500,000元、130,000元、164,000元的借条,并提供了出借人银行卡明细清单佐证,合计1,814,000元。被告对此不予认可。

 

裁判原文节选:

本院认为,夫妻感情是婚姻存续的前提和基础,原、被告婚姻基础一般,婚后常为家庭琐事等发生矛盾,在产生矛盾后,双方未能妥善处理好夫妻关系,致使夫妻关系不睦,原告起诉要求离婚,被告亦表示同意,本院予以准许。关于子女抚养及抚养费问题,双方当事人达成一致意见,本院亦予以准许,离婚后,女儿C某随原告共同生活,由被告每月支付抚养费800元。对财产的处理:1、沪CHXXXX小型轿车一辆,属夫妻共同财产,本院根据权利登记及现使用情况,确定归被告所有,由被告给付原告折价款30,000元;2、上海某公司中,原告作为股东可能具有的权益,应属夫妻共同财产,但现公司未经清算,因涉及其他股东的权利,且被告亦同意另案处理,故对该部分权益,本院不作处理;3、商铺的财产属性是本案的主要争议焦点之一,根据相关司法解释规定,婚后由一方父母出资为子女购买的不动产,产权登记在出资人子女名下的,可视为只对自己子女一方的赠与,该不动产应认定为夫妻一方的个人财产。本案中,对于购房资金的来源,被告认为购房款中其中50,000元系向其父亲的借款,其余445,006元均为双方的积蓄或者收取的礼金,但根据现有证据,原告出具借条时为2015年,虽原告认可100,000元实际在2012年分二次所借,亦早于购买商铺付款时间,对此,被告未能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本院综合考虑结婚时间、住宅房出售时间、购买商铺时间、双方的收入情况、当地结婚的风俗习惯等因素,认为原告陈述的商铺购房款中的450,000元来源于住宅房的出售款的事实具有高度盖然性,本院予以采信;另需要指出的是,原告未能提供证据证明为其父母所有,但即便原告也是该房的登记所有人,450,000元对应的商铺权利除赠与外,其余亦是原告婚前财产的转化,同属原告个人财产。对其余45,006元的来源,原告并未提供证据证明亦由其父母支付,故对该笔款项,本院认定系由原、被告支付,根据双方确认的商铺现值,确认该部分现有价值为54,552元,商铺归原告所有,由原告给付被告折价款27,276元。对债权的处理,原告取得债权的时间均在婚姻存续期间,应属夫妻共同债权,原告自述在2014年及20159月二次收到其中的110,000余元,已用于归还债务利息,但未能提供证据证明,本院不予采信,本院根据实际情况,确定该债权(包括已收取的部分)由原告享有,原告给付被告折价款231,127.50元。对债务的处理,1、对婚后所欠被告父亲的债务100,000元,原告无异议,由被告负责偿还,原告给付被告50,000元;2、对原告主张的2,414,000元债务,其虽提供部分证据,但根据原告的自述及借款数额,该债务如确实存在,亦应可能为经营公司所欠,现公司未经清算,又涉及其他股东的权利,对该债务是否已经全部或部分偿还、承担偿还义务的责任主体以及承担数额等均存在不确定性,故在本案中亦不作处理。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二条、第三十六条、第三十七条、第三十九条第一款、第四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准予原告A某甲与被告B某离婚;

二、双方所生一女C(20051220日生)随原告A某甲共同生活,被告B某于20169月起每月支付抚养费人民币800元,至C某年满18周岁止;

三、沪CHXXXX小型轿车一辆归被告B某所有,由被告给付原告A某甲折价款人民币30,000元;

四、上海市某路XXXXXX号房屋归原告A某甲所有,由原告给付被告B某折价款人民币27,276元;

五、债务人D某、E某处债权,由原告A某甲享有,原告给付被告B某人民币231,127.50元;

六、被告父亲处债务人民币100,000元,由被告B某负责偿还,原告A某甲给付被告人民币50,000元;

七、驳回原告A某甲的其余诉讼请求。上述第三、四、五、六给付款项相抵,由原告A某甲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被告B某人民币278,403.50元。


律师在线

咨询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