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号码:13761477738
  • 联 系 QQ:523439468
  • 电子邮箱:13761477738@139.com
  • 执业证号:13101201210419994
  • 所在地区:上海 - 长宁区 -
  • 执业机构:上海申蕴和律师事务所
  • 邮政编码:200120
  • 联系地址:上海市武宁路19号
您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真实案例>>正文

以不当得利名义起诉的要点

来源:上海汤容滨律师工作室 | 作者:汤容滨 | 时间:2017/2/28

实践中,有不少当事人借钱给他人只有转账记录没有写借条,先是以民间借贷案件起诉法院未获支持,后再以不当得利案件起诉。但结果却大相径庭,以下通过两个判决结果截然不同的案例对不当得利案件的要点进行分析。

案列一:原被告系朋友关系。2011129日,原告通过银行转帐给被告20万元。原告在20131031日曾以民间借贷案由起诉被告至本院,被判驳回。故原告以不当得利再次诉至法院,要求被告归还不当得利20万元并支付利息。法院认为:不当得利系一方当事人没有合法根据,取得不当利益,从而造成另一方当事人的损失。现本案中,原告虽表示被告获得的钱款系不当得利,但以其曾就本案事实提出的民间借贷案由的诉讼来看,实难认定被告从原告处取得钱款没有合法依据;且原被告系多年朋友,故原告以不当得利理由要求被告归还钱款之诉请,本院实难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民法通则》第九十二条之规定,判决驳回原告邓地勇全部诉讼请求。

案例二:2014413日,原告要求案外人A某通过银行转账方式汇款50万元与被告。原告称该款为借款;被告则称该款系被告主张的营业损失赔偿款,虽然原告不愿意赔偿,但既然原告已经将款项划到被告账上,那该笔款应当暂时扣押在被告处,之后双方再谈赔偿事宜。另,双方确认被告曾返还1万元与原告。诉讼中,原告表示既然被告坚决不认同双方之间是借贷关系,则原告表示可当庭变更诉讼请求,要求被告返还不当得利款50万元,并主张逾期交付的利息损失。被告坚持款项应暂时由其保管,之后再解决赔偿事宜。法院认为,原告主张其出借款项50万元与被告,但没有证据证明双方之间成立借贷关系,故原告当庭变更要求被告返还不当得利款,被告亦同意以该法律关系进行答辩,故本院对此予以准许;本案争议的50万元所有权人系原告,案外人A某和被告对此也均无异议,故原告有权主张该笔款项;被告辩称50万元系原告应给其的赔款,但同时被告也承认原告始终不愿赔偿,故本院认为,既然被告明确原告不愿支付该笔赔款,被告并无理由扣押该笔款项,且原告也未授权该款作为赔偿保证金可暂押被告处,故被告要求暂押该笔款项并无理由,本院不予采纳。综上所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十二条之规定,判决被告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日内返还原告不当得利款49万元。

为何上述两个案件的判决会截然相反?根据《民法通则》第九十二条的规定,不当得利是指:“没有合法根据,取得不当利益,造成他人损失”的行为。从该法条的字面含义分析,构成不当得利至少要同时满足四个构成要件,第一:一方取得利益;第二:另一方受到损失;第三:取得的利益与受到的损失之间需存在因果关系;第四:一方取得利益没有合法根据。诉讼中,这四个构成要件的举证责任都由原告方承担。在案例一中,原告只证明了上述第一、第二、第三项构成要件,对于第四项构成要件即:被告取得钱款没有合法依据,未提供能够说服法院的证据和事实,所以法院不支持。需要特别指出的是,要证明被告取得钱款没有合法依据并非简单的事情,因为原告作为一个正常人不可能无缘无故向被告汇款。只要被告对原告汇款的原因解释的比较合理,原告想通过不当得利名义起诉很难达到自己的诉讼目的。最后所附案例为原告未能证明上述第一项构成要件,即:一方取得利益,法院判决的结果当然不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

 

附:A物业公司与B某不当得利纠纷案

 

案情简介:

原告A物业是怡某小区的物业管理公司,在2007319日至20141115日期间聘用被告B某为公司管理的怡泰苑小区保安,小区设有现场经理,代表公司负责日常管理,该小区不设财务人员。该小区收取物业费的通常作法是现场经理负责收取(现场经理不在时由保安领班代收),并开具公司收据给业主,再由现场经理通知公司财务开具发票。20141016日,因现场经理不在,作为保安领班的被告代为收取怡泰苑小区57号业主20147月至12月的物业费3262.80元,并开具了公司收据(收据编号为XXXXXXX)给业主。20141115日,原告实红物业在怡泰苑小区的物业管理项目结束,原告实红物业在核对账目时发现被告代为收取的这笔物业费3262.80元未入公司帐,遂向被告催讨。

 

裁判原文节选:

本院认为,我国法律所规定的不当得利的构成要件是指没有合法根据,取得不当利益,造成他人损失的,应当将取得的不当利益返还受损失的人。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被告于20141016日代为收取的物业费3262.80元是否已交付公司。从现已查明的事实来看,被告20141016日完成收取的物业费并开具公司收据给业主的行为,基于原告的公司管理模式,其如不将钱上交现场经理,很快就会被发现并被催讨;而原告直到2015420日才向被告催讨,事发半年后才发现问题,在当时的经办此事的保安、现场经理、公司财务都被解除劳动关系后才主张被告不当得利,显属不当;且不能说清为何当时未能发现问题。因此,原告以被告代为收取的物业费不上交公司为由,要求被告退还代为收取的物业费的主张,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十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上海A物业公司全部诉讼请求。


律师在线

咨询方式